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工作手记
一次难忘的外勤
作者:陈登力  发布时间:2017-11-07 09:16:30 打印 字号: | |
  人最容易看着这山望着那山高;看着别人光鲜的一面,不体味别人付出的努力;同在一个办公室上班,总觉得别人无所事事,不知别人如何通过努力提高工作效率。

    大学毕业后,分配在祖国偏远的西南边陲农村派出所工作,因文凭相对较高,在单位从事内勤文字工作,每天就是抠字眼,弄得头昏眼花,看见坐在对面办公桌从事外勤的同事,羡慕得不得了,感觉他随时在玩游戏,偶尔有点事出去走访下,抓个嫌疑犯就没事了。因此多次向领导反映,要求从事外勤工作。一天,领导说,小陈你明天和外勤同志一起去抓个人,回来后如果觉得适应这项工作,可以考虑你去外勤组工作。我痛快的答应了。

  第二天,吃了早餐,8点钟,我和外勤组的才哥准备出发去抓人,看着才哥一身笔挺制服和锃亮的皮鞋,赶紧有样学样换了一身衣服,结果被才哥斜着眼说,我是为了表明身份才这样穿,等下要爬山,建议你最好还是穿迷彩服和胶鞋。好吧,收拾起兴奋的心情,换上迷彩服和胶鞋,和才哥一道乘车出发,路上我问这趟出去要多久,不会超过2个小时吧,我还有好多材料要弄。才哥依然一副不急不慢的态度说道,这要看你爬山的速度了。我说,不是坐车么,爬山也应该是车不到的地方才爬,应该也只有一小段路吧。才哥:嗯,等下你就知道了。

    10分钟后,来到山脚下,才哥让驾驶员先开车回去,说等下山时再打电话让他来接。我抬头向山上望去,只看茂密的树林,不见路,就说,这山也不高啊,怎么没有路。才哥笑笑说,你跟我走就行。跟着才哥转过一块大石头,看见一条羊肠小道。一路鸟语花香,闻着森林里大自然的气息,一路心情非常愉快,边走边聊天,初步了解了犯罪嫌疑人的犯罪过程。怒江地处偏僻,经济落后,很多人外出打工,开始是小伙子出去,回来讲述外面的繁华,然后慢慢的带着大姑娘一起出去闯世界。许多大姑娘迷恋外面的世界就在外面结婚成家,男方通常会感谢带大姑娘出来的小伙子,拿出一定的金钱表示感谢。有人就从中闻到钱财的味道,打着介绍大姑娘外出打工的幌子,其实是把大姑娘介绍给外地单身汉,赚取好处费,随着胃口的提高,和对法律知识的欠缺,有人干脆干起了拐卖妇女的勾当。今天要去抓的罪犯就是因为拐卖妇女被通缉的。刚开始爬山,一路上非常惬意,不时能看到参天的大树、怒放的鲜花、啼声清脆的小鸟、清澈的山泉。慢慢的,我就跟不上才哥的脚步了,时间长了也开始审美疲劳,突然来到一块山崖边,在石崖上凿出一条小路,才哥昂首挺胸稳稳当当的走了过去,我是四肢并用才过去,我问才哥:等下押着罪犯怎么过这里?才哥依然一脸的淡定说:等下你就知道了。中午12点时,我已经完成跟不上才哥步伐了,早已饥肠辘辘,问才哥还有多远。才哥依然一脸欠揍样重复同一句话:快到了。真是云深不知处,只缘身在此山中,不知爬了多久,终于来到一处比较平坦的地势,零零散散坐落着几间简陋的房子,才哥把我带到村民小组长家里,主人为我们用山泉泡了一壶茶水,我顾不上烫,猛喝了几口,只感觉满齿留香。紧接着就吃饭,只有一个菜,用山上的野板栗炖山中放养鸡,只放盐,没有其他任何佐料,但是那香味让我食欲大开,一连吃了三碗饭,最后端起盘子把汤喝了个底朝天。吃完饭,稍事休息了一下,在村民小组长的带领下,来到犯罪嫌疑人家里,贫瘠的家庭什么都没有,只有灶台上的锅还在冒着热气,罪犯也不在,赶紧到附近找了一下。在犯罪的自留地里找到了,正在干农活,我上前喊了一声他的名字,他抬起头看了一下,低头继续干活,我一愣,这心理素质杠杠的啊。才哥在旁边用少数民族语言——傈僳语又喊了一遍,并要求他一起和我们去派出所,罪犯一下子就慌了,开始发抖,锄头都握不住了。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他没听懂我的话,这让我有了深深的挫折感,在当地90%以上是少数民族,要开展外勤工作,必须学习少数民族语言,这对我这个自从学习英语以来就没有及格过的人来说,无异于难于上青天。我掏出从单位带来的手铐,正准备过去实施强制措施,才哥制止了我,看着我不解的目光说,收起来。犯罪嫌疑人强做镇定说,有什么事吗?高冷范的才哥很和蔼对他说,有事需要他协助调查。犯罪嫌疑人一下子就放松下来,跟着我们开始下山。在这我要说明一下,当地群众是非常信任边防派出所的干警,在路上行走,碰到放学的学生,都会向我们行少先队员礼。

    俗话不错,上山容易下山难,对于长时间在办公室困于一张椅子上的我来说,刚出发时的兴奋劲已全部转为疲倦,爬山时因为兴奋未感知到身体的变化,吃中饭休息了一段时间,接着下山,感觉膝盖开始隐隐作痛,十个脚趾头使劲往鞋尖挤,不知是否磨破皮了,感觉钻心的痛,真心想就地躺下,但是在这茫茫深山中,不可能在此过夜。此时鸟鸣声变成了嘲讽,不时窜至脚下的小动物变成了惊吓,时间变得如此漫长,催了一边又一边要才哥打电话给驾驶员,才哥始终一句话:还早呢。

    快到到晚上8点,终于见到了在公路边等候的驾驶员,二话没说,麻溜的爬上车就不动了。到了单位,衣服未脱,直接爬上床、躺下,准备与周公约会。所领导笑呵呵的端来饭菜和热气腾腾的洗脚水,边看着我吃饭边和我聊天:小陈,今天见到大自然的美景了吧,唉,我们已经看腻了,今后你就多看看吧。我一句话不说,只往口中扒饭,狼吞虎咽,几口吃完,准备和衣而睡。所领导一把把我拽起来说:赶紧泡脚,否则明天就别想起来。我脱掉鞋子,发现袜子已经和脚尖的皮粘在一起,慢慢脱掉袜子。血糊糊的一块。等我泡完脚。所领导又拿来碘酒和创口贴帮我处理,没等他处理完,我就睡着了。

    从那以后,我就一直老老实实窝在办公室桌椅上抠字眼,不再提任何工作要求。
责任编辑:周盖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