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工作手记
雨夜的倾诉
作者:张乐、杨胜利、贺显平  发布时间:2018-06-15 15:29:27 打印 字号: | |
  晚上十点四十多了,窗外滴滴答答下起了雨,微风送来丝丝凉爽,给闷热的初夏夜增添了阵阵惬意,走访了一整天的三角塘村扶贫帮扶对队员老杨洗漱完毕,躺到床上便睡意来袭。嘀嘀嘀……朦胧中老杨的手机接收到一连串微信信息。这么晚了,是谁还在发信息呢?老杨下意识拿起手机,打开扫一眼,发现是七组贫困户小唐的帮扶责任人——同事李法官发来的十二节聊天记录截图。

   老杨强打起精神,仔细查看,原来十二节截图是李法官和小唐的即时聊天记录。为了便于帮扶责任人与帮扶对象及时交流,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要求扶贫帮扶责任人主动添加帮扶对象全家人的微信,告知贫困户家里有什么困难,可以通过微信的形式向帮扶责任人反映,帮扶责任人也可以主动向贫困户了解情况,及时落实帮扶措施。我院党组还要求驻村帮扶工作队建立帮扶工作群,将所有帮扶责任人拉进群里,便于发布扶贫政策和扶贫工作情况。帮扶责任人也要与工作队员也要互相添加微信,便于帮扶责任人与工作队及时进行扶贫工作联系。小唐正是通过微信向李法官反映他家庭的情况,李法官通过微信及时将小唐的情况反馈给工作队。

老杨翻身爬起,将李法官的聊天记录截屏给张队长和小贺看。

  小唐跟李法官诉说,他父母都七十多岁,三个小孩都在上学,全家就他一个劳动力,为了养家糊口,他一直在外务工。他家有两处房子,一处是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四进土砖房,已经严重开裂,房屋随时可能倒塌,现在主要用于堆放杂物;一处是购买邻居的三进红砖房,现用于居住。红砖房建了近三十年了,由于家庭贫困,多年失修,现在墙体开裂严重,一到下雨天四处漏水。他认为他家房屋属于危房,按扶贫政策,他家应当列入危房改造。村里有些人申请到了危房改造指标,可能是村干部对他有意见,没有给他家申报危房改造,村干部也没有陪同帮扶工作队去他家核实情况,工作队只是在路上碰到他妈,向他妈了解了情况。估计他家危房改造指标被村里给了别人,他书读得少,又不太会讲话,只有麻烦李法官给他家多操心,给他做主了。

   虽然驻村才二十来天,但帮扶工作队对小唐家的印象还是很深的。月初,小唐家的第一次走访是村扶贫专干陪同小贺去的,当时小唐家没人在,小贺从外围粗略察看了他家两栋房屋,一栋土砖房和一栋红砖房,土砖房有多出开裂,可能属于危房;红砖房有些陈旧,墙体只有轻微开裂,应该属于B类住房。第二天老杨和小贺去再次走访时,在路上碰到小唐的父母,为不耽误他们的时间,工作队顺便在路上核实相关情况。当听到小唐的母亲说他家房屋属于危房时,老杨便说如果确实属于危房,这几天到村部来填写危房改造申请表。

   当天老杨回家翻看危房改造申报资料时,发现他家没有进入今年危房改造名单,询问村干部时,村干部告诉我们,小唐家有一栋土砖房和一栋红砖房,土砖房属于危房,但红砖房不属于危房范围,不符合安居扶贫政策。村干部的解释与先前小贺现场察看到的情况基本吻合,于是,老杨电话告知段大娘,他家红砖房不是危房,没有录入房屋在危房改造花名册,要她不要来村部填写危房改造申请表了。

到底是小唐在夸大问题,还是我们没有摸清小唐家里住房情况?工作队决定第二天清早去小唐家核实。于是老杨给李法官回复信息,要她联系小唐,告诉他我们明早去他家核实。

  第二天,帮扶工作队三人一行来到小唐家,小唐的妈妈先带工作队看她家一楼住房,她家东面是厨房,西面是两间卧房,中间靠前是堂屋,堂屋后是一间卧房。走进西面卧房一看,有多处漏雨的痕迹,东面的厨房尚有积水,楼板上密布漏雨痕迹,堂屋后那间卧房没有怎么波及,仅后墙部位有两处漏雨痕迹。然后段大娘带领我们看房屋外墙,外墙有点陈旧,靠南墙体有两处轻微开裂,地基也有一处轻微裂缝,但没有倒塌危险。最后段大娘领着我们到楼上,楼板系预制板结构,做了简单的防水处理;靠西面两进盖了瓦,有几片瓦已经损坏;靠东一进系露天平顶,尚有两三厘米积水。张队长找来小木棍,给段大娘疏通了排水口,积水开始缓缓往下排。

下了楼,段大娘邀请我们到堂屋坐。端来热茶,接着向我们诉起苦来,她家老唐身体有病,她身体也有病,一家人基本靠儿子打工的收入维持,一家大小就这样凑合着过。儿媳守不住清贫,与儿子离婚了,三个孩子都很可爱,儿子小唐舍不得三个孩子,她和老伴也舍不得,于是三个小孩都是小唐在抚养,小唐要打工挣钱养家,三个孙子日的常生活照料于是落到他们老两口身上了……

半个小时过去了,段大娘终于絮叨完了。

  “你家房屋都成这个样子了,去年怎么不申请危房改造呢?”张队长于是问段大娘。

  “张队长啊,我本来也想申请的,但我们老两口还想给儿子张罗媳妇,申请危房改造,都要张榜公布的,不就等于告诉全村村民我家没有好住处吗?还有哪个敢嫁给我家小唐了?”段大娘难为情向我们解释道。

“现在我们一家想通了,决定要申请危房改造,请三位领导同志批准!”段大娘接着诚恳地说。

  张队长向段大娘宣讲了危房改造政策,告诉她,危房改造属于扶贫“一超过,两不愁,三保障”里的硬性指标,应改尽改,但是他家红砖房是否属于危房,要住建办雇请的专业人士鉴定后才能确定,我们帮扶工作队的职责就是将她家的情况如实反映到镇里去。

  三天后,镇住建办工作人员在帮扶工作队老杨的陪同下到小唐家,对小唐的房屋进行了勘察鉴定,确定小唐的房屋属于C级危房,作为需加固处理上报。

  几天后的一个早上,段大娘风风火火来到我们的住处,见到我们就嚷嚷道:“三位领导同志,我家小唐想拆了旧房子重建,听说只有D级危房才能原址重建,你们是市中级人民法院的领导,在镇里肯定说得上话,就拜托你们跟镇里说说,将我家的C级危房改成D级危房吧!”

  “危房等级是住建行政管理部门根据你家房屋现状所定的等级,该定什么等级就是什么等级,要实事求是。将你的C级危房改成D级危房,违背了事实真相,也违背了扶贫政策,属于弄虚作假欺瞒上级的行为,这样的忙我们不能帮。”张队长跟段大娘耐心解释着危房改造政策。

  张队长苦口婆心给段大娘解释了近一个小时,段大娘终于弄懂了,点了点头,和工作队告别回家去了。

  事件总算过去了,但给了我们工作队深刻震撼:扶贫工作事无巨细,在依靠群众的同时,各种底子都必须一户一户去摸,一项一项去摸,稍有懈怠就可能出错。通过村干部、村里群众固然可以摸排出绝大部分D级危房,但对于像小唐家之类的C级危房,还是要多走访才能排查出来的。试想,小唐的左邻右舍或许对小唐家的大体情况有着较为详实的了解,但没有碰巧在下雨天去过小唐家的人怎会知道他家漏雨这么严重?就算有人知道,又有几人能及时向我们工作队提出?但李法官通过与小唐的微信联系及时了解到了相关情况,李法官通过微信及时将相关情况反馈给了工作队。通过微信联系,工作队摸清了一户危房,给小唐家解决了危房改造问题。我院党组提出帮扶责任人与帮扶对象建立微信交流是一项很不错的举措,是入户走访的有益补充。
责任编辑:周盖雄